金陵旧事一石中

2020-04-08

并非南京人才可以有&ld§quo;金陵旧事”,就像一群在胶东半岛飞走的天鹅,也有西伯利亚的а故事。每个人可能都会成为“候鸟”,它的╤故事不一定发生在孵化它的鸟巢里,很多时候,鸟巢对鸟而言不再有什么故事了,就这样。

常言Ξ道,一石可激千重浪。石小者,起码可荡起万般莲花般的涟漪;石大者,便可令那江水“卷起千堆雪”了。切莫说这河水湾水湖水江水海水是那么柔┎软,不然何以成了“浪花”!也不要说那石头太硬,碰到柔软的就欺负,或者是轻易地就擦出了“浪花”万朵,涟漪万圈,堆垒千雪……其实,与那何地的水无关,揣摩了很久,才知是那石头里藏着一个个的故事,每个故事都可以给你的心池荡起一片皱波,甚至掀起巨澜。

当年的苏东坡就曾经踏▬足我的家乡,在那港西的文石滩上捡了几块文石,回去写诗,道,我持此石归,袖中有东海。你看,一面浩瀚的海可以在他的锦袖里,你说他的相思之遥之大,我们怎可小视了那块不起眼的石头!

我桌上的锦缎绣裹的小盒子里,就有数枚来自南京$的小石头,名曰“雨花石”,品了她的婉约石纹,生出几番意象,找到了美感里的相似,突然觉得赏石之心应该到此为止,甚至想随手相携,顺手而弃之,却总又是牵绊难舍,再读,却读出了多少暖心撞怀的故事……

那是个夏日,即使不是,南京的温″度足以让人感到压气。罗君是我的老乡,南大的教授,与我情同手足,我至南京,他一定要请我吃南京的“特别小←吃&┝rdquo;,喝“小啤”降暑,他所言的“特别”让我感到不理解,应该去。在莫愁湖,无需吃什么了,▲这名字就足以让人似如ↅ来佛那样开怀腆肚,解皱放❤☜笑了,古有“莫须有”,这里有“莫愁”,多了一份劝人的温暖,比一人跟你促膝解颐来得顺心。莫愁湖是六朝胜迹,有“江南÷第一名湖”的美誉。我们在徐家鸭子店莫愁新店里坐下。一只鸭子被切分得十К分清晰,鸭头鸭脖是烤制,鸭皮是烤后凉拌,鸭架做成鸭汤,滴水不漏,鸭身毫许不丢。

罗君问我怎么样?我只能连声说谢谢他的盛情。

他是个细心的人,也是从胶东半岛走到这个都市的乡人,自然明白吃南京板鸭的事情。我只好实情以告,说,想起我妈那时赶着鸭子去小河里,〨没有想到鸭子可以吃。这是搪塞矫情的话。▀

口味是可以改变的,只要你不再被家乡的情结锁住,那你就变成了南京的本土人了。自然对板鸭不能诋毁,罗君说我们去看雨花石吧,因为雨花石是可以被人反复挑剔的。我知道罗君的话里含着微词,相视一笑,因玩笑可以解闷。

因事不能耽搁时间,便就近选了摊位,罗君似乎知道我的恋乡情怀,选中一块递与我。扁圆如鸭蛋,圈线细腻,淡黄铺底,有点像那“五花肉”,就像清人王苹写的“肉好肪初截”,只是中间开一条河流状,其中似乎有鸭群凫水,虽不十分相像,但却盯住了看仿佛可闻鸭声呱呱,不拂他的美意,就这…一块!

二十几年了吧,每年夏天在高考之后的半个月左右,他要回山东,年年相问,都是这块雨花石提醒了,短信几句——回老家,可⇔不能三过而不入!几乎年年见面,注满了彼此相识的怀旧,二人坐于小饭店,几样家乡小菜,谈谈各自的近况,时而想起,都因了那块雨花石,有人报时选一座闹钟,我怀人离不开雨花石。

东南ы大ё-学的戴君也是我的朋友,与他结缘因于我对他学校的景观设计专业的痴迷。平时我留意一些学生会一点素描的美术基础,几年也荐了几个人才。戴Π君也是心细之人,看我喜欢,除了送几本这个专业的书籍我读,也快成了个半拉子景观设计生了,他还时不时地邀我路经南京去他那做客。

每次都送我一点小礼物,以为交集之纪念,那次他送我书砧一方,内嵌数枚雨花石。一石居中,上有半月影像,周围星星萦绕,点点闪白,光线不同,看时感觉不一样,尤其夜里相看,最好。

有时举石去看,似乎心中多了一份慰藉,若不是认识戴君,哪里还可荐举学生专攻景观?他们仿佛如特别建筑领域里的群星一般,令我多了一份睹石想育人的感慨。所谓“弟子三千”,忘记的居多,连考入东南大学的景观设计专业的几个学生姓▌甚名谁也忘记的差不多了,但你总不能老想着☆学生拜见老师,若老师去心念着他们,这也应该是一种时光里的互相照应了。

秦淮河啊,千年不涸的情河,映照着多少才子佳人的面容,羽扇撩拨的河水总是纵情,粉≈黛落满了河水所经之处,秦淮河啊,没有一滴水不含情,情如不断的琴弦,奏着千︱︳年缠绵的ぁ曲。我从来没有想在河水这面液体的镜子里留一次影,却在那年南大百年庆典,我与同学在一个并不特别的⊙傍晚躲在了秦淮河边的柱立河中的阁楼里,&临窗看河,但生怕那立柱经不起动情而摇撼,只能默默对坐,心念那一想就是婉约离情的历史,就像一部无需翻看哪一页的书,只要是︰个字,字字都是沾满了粘稠的情。这河印着多少名人痴河踏红的足迹,我哪敢探头再去一睹秦淮河水,生怕那是一部液体的傻瓜相机,一不小心被摄住了影子,让∏那些古今漫步红岸,踏上朱雀桥的名流见笑。

朱雀桥上已经漫步驻足,不敢吟了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 乌衣巷口夕阳斜”来怀古;乌衣巷里也探头一望,生出“乌衣巷在何人住,回首令人忆谢家&rdquξo;的沧桑哀婉,不┑知何人在看我们怀旧伤了自己的情;莫非那“媚香楼&rdЪquo;就是我们座下的这座缠红萦情的所在,█若是,当不会有《后庭花》的哀曲飞入我们的耳鼓吧?江南贡院里的那些单间“雅座”是否标注着“ABCD”的座次号码?你问若是当年我们走进这个考场会是怎样的心悸,怕是一句像样的话都写不出了……

秦淮画舫穿梭于河道,霓虹灼耀,画舫熏醉,岸上的人儿何以清醒?

你是不是喜欢看电视连续剧?同学看着我问,这是一个很无聊的话题,就像老娘们出门见人就说“吃饭了么”一样,如此的美妙时光怎么可以这样来搅拌?但她不是在不经过思考而闲聊,我沉默有时,不敢正面应答,轻描淡写地说,那时,我们求学没有这个连续剧,说不清爱看不爱看的。

你看这千年秦淮,多么像一部永远没有尾声的电视连续剧。她终于亮出底牌,但不甘我那样敷衍地回答,说,有时候我喜欢多少年以后,洗印一张照片,然后张张并不连贯地对๑·ิ.·ั๑接,空隙的部分就让我们去填充拼接……

这是对我们无约而逢的肯定?但愿※那些照片在我们的心中继续拼接,似断还连,连接着人生故事的情节,不是连贯,而是给人生一点可以畅想的诗意,哪怕是个片段。

临别,她从背着的一手递来一个盒子。我不接,也递与她分别的纪念。我不敢贸然打开,她说,你给我的一☼定是石头!

她揭开盒子,一方玻璃上下对接&掩住的是三枚雨花石。轻声道,三枚?

她对数字的敏感让我悚然。没有一盒装下99枚的,三,是一个表达无限的数字,她的古典文学的底蕴无需我详细地分解。她知道,我是带着温暖的意思做着调侃,因为从来就ε没有&l░dquo;赠石”为盟的痴情。

也好,多少动人的纹络都被坚硬的石头裹住了。是否当初那些所谓的“山盟海誓”绝不是对山呐喊而山给了回音,而是如这雨花石般,将心意镶嵌在石头的细胞里,此为融于心化为血?

有时候很多东西只是一个寄托,不在于它本身的价值几何,ↆ一挂项链就可以拴住一段情?一个金戒指可以玉指绕丝,牵指千年?未必啊。

我想起了我深藏着这些雨花石的理由,不是它的精美绝伦,也不是它可以收藏增殖,记得阎维文的演唱歌词——精美的石¥头会唱歌……其实不必会唱歌,说说话就好,有时人容易寂寞,别说寂寞最美,寂寞在普通人的心中确需排解,决断力好的人,一甩了衣袖,那寂◣寞就会遁去,不再来袭;优柔的人,将那些烦恼寂寞与说不清的思念把玩了多少遍也不走,寻了物件温一下,如那石头,没有温度了,你加上一点手心的些许温度,不为排解●·,只为重温,短暂的解排寂寞,有什么不好?

写了石头,应该不会使得金陵的雨花石顿时价格飞涨,如那房价,脱缰而为“野马”,因为毕竟只是拿来❤&▶ldquo;温旧”的,你注入了故事,那石头在你的心中才有了价值,正如我的题目所言——金陵旧事一石中……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