露从今夜白

2020-04-08

夜的露水从草丛、枝◐叶间滴落╱╲下来,“呀”的一声,天就凉了下来。这是一个人,对我描述白露来临前的景象。他说,那天深夜,听见♧了露水滚落的声音,不由在床上裹紧了被单。
  
  ю一年之中,是白露的到|︴()〔〕来,宣布了秋天的正式抵达。古人说,白露来临,阴气渐重,露凝而白也。∝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……
  
  当时光的渡船一入秋,在清晨,我就在河流两岸的丛林、草叶上看到了露水,它们在季节深处①,凝结成霜。这似乎提醒着我,一个人的生命和大地共心,与万物同生长,又凋╤零在季节的光影之中。河流的命运是川流不息,它在Ё春天解冻,在夏天咆哮,在秋天变得缓慢。它一直流啊流,让时光这艘渡船‖,最终∽成为一晃而过的背影。“边秋一雁声⊿,露从今夜白。”我暗想,*当年咏秋∞的杜甫,体重不到一百斤,而沉重的心事一直碾压着他的身体和灵魂。
  
  ‥白露过后,我常早起,去看早晨郊外植物上的露水♤。我曾经用一个小瓶子,在草叶上一点一⊿滴采集←过那夜里雾气凝结的水珠。我把露水带回家,作为阳台上盆景的饮水。⊙我突然明白,为什么那些在天地Ш间饮过露水的草木野花,充满了顽强的生命η力。
  
  明月照千年,它还是明月。岁月更替千年,古树化为∑泥◤土,风中琴声不再,松涛让石头飞成沙。这Ⅸ些夜晚汇聚的露ⓥ水,霜的前半生ы,我很想知道,在寂静的夜里,它是怎样凝结而成的。我完全可以隐身到草丛中、森林里,去做一个野外露水凝结的目击者。我更想知道,露水,是怎么发白的,直到白成了÷霜。其Ψ实我也不知道,我头上黑发,风是什么时候把它吹白的。
  
  那是深秋以后,我独自一人,成为一个城ω市的出游者,去树林里见证了霜的来临。┍
  
  我去询问※诗人老柏,问他,你亲眼见过露水是怎样变白成霜的吗。к老柏摇摇头说,真没见过☼。老柏写过一首关于红叶上露┘水的诗歌,他是在神女峰下一щ个农家々住了一晚,早晨起来Е用脸▄亲吻红叶时Ψ,冰凉的露水让他的心微微震颤了。于是,他写下了露水的诗,他在诗里说,露水就″◆是红叶在夜晚的泪。老柏还告诉我一个关于露水的科学常识,√白天,阳光照热了大地和空气,地面?和树木蒸∩发出很多水蒸气,到了晚上,大地开始变凉,凉得最快的是石头和树木,空气中∴的水蒸气接触到最先冷却的石头或树木,凝结成小水珠,这就是露水。
  
  其实我想问老柏,在你┌的人生中,露水▓是从₪큐哪一个夜晚,开始变白的。

├ ∪